設立噶舉派領袖之我見

連接藏語(原文)專訪,請點擊此

天龍(竹巴)傳承精神領袖──尊勝的嘉旺竹巴法王,並不贊同指定一位藏傳佛教噶舉派領袖。 6月16日德里藏語電台訪問了嘉旺竹巴法王,他說:「大家應堅定守護自己的傳承;就像我的傳承是天龍(竹巴)傳承,已有超過800年的歷史。論其起源,最遠可追溯至偉大的印度聖者那洛巴,中期可溯及馬爾巴、寧千日巴,近代則是章巴加雷,我們會一直護持傳承下去。當然,我們可以接受噶瑪噶舉傳承和直貢噶舉傳承的教法;如有必要,我們也願意傳授噶瑪噶舉和直貢噶舉教法。歷史上一向如此,大家都是佛門的兄弟,彼此友好,和睦共處。

若是設立了一名領袖,比如說我是領袖,噶瑪噶舉和直貢噶舉就必須受我的統領;同樣的,如果噶瑪噶舉擔任領袖,我的傳承就必須接受他們統領。事實上,根本沒有這樣的必要!我已如此告訴了直貢噶舉。而噶瑪噶舉,雖然我沒有直接和他們聯繫,但已間接地表達了我的想法。此外,我也曾向達賴喇嘛尊者表達這樣的看法,雖然他並沒有給我特別的指示,可能是流亡政府想要履行自己的責任有些困難。也許教派缺乏領袖有其不便之處,但我個人還是認為,沒有領袖肯定會好些。 」

為何噶舉派沒必要設立領袖?嘉旺竹巴法王表示,過去噶舉派一直沒有領袖,大家也習以為常,倘若冒然設立一名領袖,會在各派之間造成紛爭。他說:「格魯派和薩迦派的情況特殊,而寧瑪派和噶舉派從來就沒有設立過單一的領袖制度。以往是學問最淵博或行誼最偉大的上師備受尊崇,大家都會主動向他求法,這純粹是上師與弟子的關係,絕對不是政治上的主從關係。因此,寧瑪派和噶舉派從來就沒有過單一的領袖。當年我們離開西藏之時,流亡政府曾表示需要設立聯絡人,那時我仍年幼,於是領袖的議題就這樣產生了。我向來堅持這樣安排領袖是有害的,因為這會令一個派別自覺優於其他派別。本來在同一道場修行的靈性同修或同一家庭的成員,都必需團結和睦共處。然而提出設立一名領袖,只會導致矛盾和靈性上的負面影響。我一向堅持這樣的看法,或許有人不同意。然而有的人不僅認為領袖是必要的,更自稱為領袖,向來也以領袖自居。倘若這些人繼續大聲喧嚷,強行把別的聲音壓下去,情況只會越來越糟。」

嘉旺竹巴法王繼續說:「『靈修層面的父子關係』,是必須保持的歷史傳統;設立領袖,只會導致不必要的鬥爭與矛盾。」法王指出,即使由他本人出任領袖,他也不會接受。他說:「近日,這個議題又再度被提起。因為健康和工作的理由,我未能參加會議,我的傳承派了五名代表參加。我告訴他們,我們需要的是精神和諧而非鬥爭。我們的歷史傳統有『靈修層面的父子關係』,這是很好的關係。昔日,嘉旺竹巴曾經是嘉華直貢巴在靈修層面的父親,噶瑪巴和嘉旺竹巴也曾經互相擔任過對方靈修層面的父親。『靈修層面的父子關係』很理想,設立領袖只會導致內鬨。其實大家都是由達賴喇嘛統領,我個人就希望接受達賴喇嘛的直接領導,無需再多一名領袖。就算讓我做噶舉派的領袖,我也不會接受,根本不需要。」

同時,尊勝的嘉旺竹巴法王也說,該會議提出噶舉各傳承輪替出任領袖,他是反對的。他說:「聽說噶舉派的領袖將輪替出任,這樣的安排沒道理。倘若噶瑪巴因為什麼原因辭職,事情就容易辦了。噶瑪噶舉的領袖如果辭職,竹巴和直貢的領袖也會辭職,同一靈性父親的兒子們就可以開始和諧共處,所以請別再說什麼領袖輪替制了。我派我的代表把意見傳達至這次會議,但不幸的是,他們並未響亮而清晰地傳達。我應該預先準備一封信函,但我沒有,除了因為疏懶,主要是寫信看來有點裝腔作勢。原以為我們的堪布能把我的訊息傳遞開來,結果卻是在會議上未能發揮影響力。因此,我在這裡重申,我反對噶舉派設立一名最高領袖,我不接受這次會議的決議!」

 
 

視頻分享

嘉旺竹巴法王慶生會:
尼師表演功夫

聯絡處

DRUKPA PUBLICATIONS PVT. LTD.
D301, Sushant Arcade,
Sushant Lok-1,
Gurgaon 122001, India
電郵:news@drukpa.com

目前有 105 個訪客 在線上